热点新闻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美国在世贸组织玩饥饿游戏,里应外合想把WTO搞残?

2019-12-05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热点新闻网

世贸组织(WTO)的“贸易法庭”——上诉机构停摆之殇几成定局。

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渠道获知,在3日的WTO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争端解决机制主席沃克大使(Amb.David Walker)做出了三点明确表述:其一,WTO成员方之间没有就延长两位上诉机构成员的任期达成共识,这两位法官的任期将于今年12月10日届满。

其二,在他的理解中,对于目前已经结束听证的上诉案件,负责这些上诉机构的成员将会完成这些案件的后续工作。

第三,对于那些在12月10日之前提交或想要提交上诉通知书的成员方,如果还希望进行上诉听证的话,需要等待上诉机构恢复运作。

在场的欧盟代表在发言中表示:不幸的是,WTO成员方即将要面对12月10日之后仅剩下一名上诉机构成员的现状了。与正常情况所不同的是,上诉机构将不会有替代即将卸任的成员,也无法将待处理的上诉重新分配给其他成员,“这是因为自2017年以来,一名WTO成员方一直在阻挠纳新任命。”欧盟代表在此后的陈述中直接点了美国的名。

如果说美国蓄意让WTO上诉机构瘫痪将导致全球贸易法则倒退的话,WTO本身则面临更棘手的问题:4日WTO将继续就年度预算进行讨论,而此前美方威胁拒不通过WTO预算,这将有可能令整个WTO在2020年都出现停转的现象。

中欧指出美言行前后不一

第一财经记者拿到了欧盟等国家在3日会议上的发言记录。其中,欧盟点出了2年以来的争执内情,并指出,目前美方的行为让欧盟困惑。

欧盟指出,据其了解,阻止上诉机构法官纳新的WTO成员方同时也反对上诉机构的现任法官在任期结束后继续完成其工作,而按照WTO本身的上诉机制工作程序第15条(简称“第15条”),这种情况是允许的。

欧盟还指出,正如美国在2017年8月所表示的,第15条的方法有助于有效完成上诉,并欢迎离任的上诉机构成员继续为两起未决上诉提供服务。但是在当下,美国却阻碍争端解决机制履行美国曾经首肯过、属于争端解决机制的责任。

欧盟认为,这破坏了争端解决系统的稳定性,并令参与上诉的各方感到挫败。

中国代表则在发言中指出,目前当事各方尚未撤回14宗上诉,上诉机构应根据现行规则结束这些工作。

中方指出,在过去的两年中,由于美国的非法阻挠,上诉机构的交付能力受到了严重破坏,导致未决上诉案件的数量空前之多。

中方强调,第15条完全符合WTO解决争端规则。在20余年以来,第15条已经在20多个场合中得到应用,并形成了所有WTO成员方都赞同的惯例,在2017年8月之前,美国也从未反对过。

即使是2017年8月之后,如果通过该规则进行的最终裁决符合美方利益,对美国来说这似乎也不是问题。中方指出,通过挑战第15条,美国放弃了其先前的承诺,并有破坏整个争端解决系统的风险。

美方对此的回应则闪烁其词。美方指出,今天所听到的有关15条的回答,即意味着各成员方在一些基本问题上没有达成共识。

美方表示,在缺乏共识的情况下,美方赞同各方在上诉问题上都以适当的方式相互接触,就像有些成员方已经提出的那样。

美方所指的是目前欧盟同加拿大和挪威等方面达成有关双边仲裁的条约,并希望这样的自愿双边条约可以促成164个WTO成员方达成仲裁方面的诸边协议。

美里应外合把WTO搞瘫痪

上诉机构是WTO体系中负责裁决贸易争端的“最高法院”。根据相关法律,WTO上诉机构常设7位法官。但近年来,由于美国在上诉机构启动法官纳新、连任程序方面的蓄意阻挠,从2018年1月起,上诉机构仅剩三位大法官,分别来自中国、美国和印度,三人也是上诉机构能够运作的底线。

其中,来自美国的格雷厄姆和来自印度巴提亚的任期均将于2019年12月10日到期,而中国籍法官赵宏的任期将在明年11月结束。这意味着届时该上诉机构将仅剩一位法官,如无法在此之前启动纳新程序,该机构将瘫痪。若上诉机构瘫痪,大部分的WTO上诉案件将变成死循环,通常败诉方都会选择对专家组的报告提出上诉,而在上诉机构瘫痪情况下,该申诉将永远无法得到终审,败诉一方也可以随意否决专家组报告,而不受任何约束。

美国前贸易代表、美国威凯平和而德律师事务所(Wilmer Hale)资深国际合伙人巴尔舍夫斯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总结了这一后果,即如12月中旬无法任命新法官,可以看到的是上诉机构会完成此前的案件,但之后就只剩专家组了。

接下来,要么各成员方达成共识,即没有上诉机制也没有关系;要么各成员方达成相互协议,即未来都不可以使用该争端解决上诉机制了。巴尔舍夫斯基指出,对于国际贸易而言,这将是非常混乱的,这意味着将没有规则、没有法律、没有标准、没有一致性,该(WTO)系统没有可靠性,且将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除了美方代表着阻挠法官纳新和连任外,甚至在上诉机构内部,来自美国的法官格雷厄姆也在“搞事情”。如前所述,按照第15条原则,结束任期的法官可以继续审理手中未完成案件(但不接新案)。

但近期以来,77岁的格雷厄姆多次对WTO相关官员表示,除非上诉机构秘书长泽多克(Werner Zdouc)辞职,否则他就不会同意在任期结束后继续审议上诉争端。而如格雷厄姆决意在12月11日卸任,能够运作的法官人数只剩下两人,则任何未决上诉都无法获得最终裁决。据外媒报道,WTO总干事阿泽维多无意让泽多克辞职。

不过,与格雷厄姆闹出的“内讧”比起来,WTO马上要面临一场更大的考验:从11月底开始,美国就在WTO的预算讨论会议上流露出不打算支付2020和2021财年预算的迹象。同期,美国还拖欠着联合国的巨额会费。

美方在11月份的例会上细致地描述了对于上诉机构法官薪酬体系的不满。美方提出的核心观点为两点:其一,作为一个兼职岗位,上诉机构法官只需在处理案件的时候才来上班,而其年收入却超过30万瑞士法郎(约合215万人民币),这比WTO副总干事的收入要高得多,WTO副总干事还是个全职岗位。

其二,工作量不大,补贴却还拿得多。美方代表指出,每年上诉机构做出的判决只有5~6件,根据WTO的相关激励机制,上诉机构法官花在上诉案件上的时间越多,能拿到的加班费就越多。而对于那些已经离职但仍在对上诉案件进行判决的前法官而言,这些好处可能更为可观。

美方官员在会议上就此提出其核心质疑,即WTO有关上诉机构成员薪金的激励机制,已对WTO的财务造成了重大影响。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WTO数据库发现,2019年WTO预算为1.97亿瑞士法郎,其中最大出资来自美国,出资金额为2270万瑞士法郎(2280万美元)。2018年WTO的预算也是这一规模。据悉对于2020和2021年的预算,WTO也希望维持在这一规模。然而由于预算案必须由WTO的164个成员方全部批准才能放行,如美国执意阻拦,这有可能导致WTO在2020年出现停转现象。

目前,据外媒报道,作为交换条件,美国要求将上诉机构的预算从79.1万瑞郎大幅削减,砍掉近87%,同时上诉机构法官也要大幅降薪,其薪水不得超过10万法郎左右,对此欧盟、印度、土耳等成员方均表示反对。

据第一财经记者料及,WTO会在当地时间4日再次迎来预算委员会会议。 而正如巴尔舍夫斯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不允许上诉机构任命新法官以及可能不通过WTO预算的行为,会让人觉得这届美国政府是在试图“让这个组织挨饿”。

责编:杨小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