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人物】谷歌母公司新掌门皮查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2019-12-05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热点新闻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加入谷歌多年后,出生于印度的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将开始承担更大的责任。美国当地时间12月3日,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宣布辞去母公司Alphabet首席执行官和总裁的职务,由皮查伊接任。

“在谷歌工作的这15年,我看到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这种不断进化的过程就是我们的一部分——创始人常称其‘令人极度兴奋’。”皮查伊在周二的博客中写道。

带领搜索、广告、地图、安卓系统、Chrome平台和其他创新业务继续向前的同时,皮查伊也不得不单独直面这家庞大科技帝国所面临的高管性骚扰指控、违规解雇员工、与美国国防部合作的争议。

与许多在美国科技行业打拼的印度同胞类似,身材高瘦、讲话温和的皮查伊的履历很典型:从印度的理工科专业毕业,到美国顶尖院校的研究生院学习,然后加入美国的大公司。

1972年,皮查伊出生于印度马杜赖。他的父亲是英国通用电气的工程师,母亲曾是一名速记员。皮查伊从小在金奈的一套两居室里长大。他曾对《纽约时报》透露说,一家人要和房客一起使用这座简陋的房子,他会睡在客厅地板上。

虽然生活不算富裕,但皮查伊表示自己儿时有很多时间看书:“我能拿到什么就读什么。我读狄更斯的书……打板球,看书——这就是生活的全部。你从来不会觉得缺少任何东西。”

在少年时代,皮查伊也感受到了技术对生活的改变。据《卫报》介绍,皮查伊经常坐上1小时20分钟的公交车去医院取母亲的化验结果,但有时会在排队1小时后被告知结果还没好,白跑一趟。但在他12岁时,家里终于装上了电话,只要给医院打电话询问化验结果是否已准备好,就无需白费周章。

“所以我从内心深处看到科技如何改变了世界,我至今仍能感受到这一点。我能感受到乐观和活力,以及加速这一进程的责任,”皮查伊说。

在印度顶尖工科学校——印度理工学院卡哈拉格普尔校区(ITT-K),皮查伊获得了冶金工程学位,之后又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材料工程硕士学位,以及沃顿商学院的MBA学位。这期间,他与大学时代结识的女友结婚,后育有一对儿女。加入谷歌前,他曾在全球最大半导体设备商Applied Materials和咨询公司麦肯锡任职。

2004年起,皮查伊逐步开始负责谷歌工具栏和Chrome浏览器等业务,之后成为安卓业务负责人,并接管了更多项目。“当我第一次加入谷歌时,我被这个非常理想主义、乐观的地方震撼了,”皮查伊说。“世界已经不同了,现在有了更多关于‘事情有多难做’的现实主义,我们经历了更多失败。但在公司里一直都有强烈的理想主义倾向。”

2015年,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宣布公司重组,将皮查伊推上谷歌CEO的位置,自己则专注于统称为 “其他赌注”(Other Bets)的探索性业务。

尽管已经成为硅谷最有权势的科技公司高管,但皮查伊并不以高调著称。在近年接受采访时,皮查伊更多地谈及技术在社会中的引用:

我们对事情的考虑要多得多,我们对所做的事情也更加深思熟虑。但是这里有一个更深层次的东西,那就是技术并不能解决人类的问题,这样想太天真了。技术是推动者,但人类必须处理人类的问题。我认为我们都过度依赖技术作为解决问题的方式,同时也过度相信技术就是所有问题的根源。

皮查伊曾表示,人工智能需要“聪明的监管”,在创新与保护公民之间取得平衡。他建议参考现有法律管理人工智能,“而不是假设你必须做的每件事都是新的”。

他指出,新法规应该适用于特定的部门和行业,比如医疗和能源,而不是像一些政客建议的那样,对算法进行全面审查。

皮查伊担任谷歌CEO的四年时间里,谷歌的股价从2015年9月30日的608美元上涨到了12月3日的1295美元,涨幅高达113%。

与此同时,这家拥有数十亿用户的科技公司面临的指责和争议也与日俱增。

2018年5月,因不满谷歌持续参与存在争议的美国防部人工智能Maven项目,超过3000名员工联名致信皮查伊抗议称:“亲爱的桑达尔,我们认为谷歌公司不应该发战争财。”

去年10月,《纽约时报》调查称,2014年,时任谷歌高级副总裁的“安卓之父”安迪·鲁宾被女员工指控性骚扰。但谷歌没有辞退他,而是给出9000万美元巨额离职费让他主动离职。此番包庇行为引发谷歌全公司范围的大罢工。

就在母公司Alphabet“改朝换代”的当天,四名前雇员发起了反击。他们将向美国劳资关系委员会提起“不当劳动行为”的申诉控告前雇主,自称被解雇是谷歌对提出意见者的打击报复。

11月25日,谷歌以“违反数据安全政策”为由解雇了这四人,从而将其管理层和员工间的紧张对峙推向顶峰。谷歌方面称,这四名员工不当获取了内部信息并向媒体泄密。

显然,谷歌面临的挑战要比过去20年里多得多,而佩奇和布林则将一切完全托付给了皮查伊。两位联合创始人在告别信里说道:

尽管长期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一直是巨大的荣幸,但我们认为现在是时候承担起令人感到骄傲的父母角色了,我们会提供建议,保持对公司的关心,而不是每天唠叨。

旧金山贝克大道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投资策略师King Lip也表示:“考虑到皮查伊总体上和蔼可亲的态度,他是唯一适合讲话的人。”

但有报道指出,皮查伊一直不愿正面面对抗议活动。谷歌已经停止了每周一次的全员大会,改为每月一次;员工可以在留言板上讨论的内容也遭到限制。

去年12月,皮查伊代替两位创始人出席了美国国会听证,回答有关垄断、政治偏见和隐私保护的质询。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一直指责谷歌和其他技术平台压制保守派的声音,皮查伊对此予以否认。

当众议员佐伊·洛夫格伦提问,为什么在谷歌搜索“蠢货”(idiot),出来的就是特朗普的照片时,皮查伊只给出了笼统的答案,强调这和建立在关联性与新鲜度等因素之上的运算模式有关,谷歌不会人为干扰任何搜索结果。

但显然,洛夫格伦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

相关阅读:

请愿无果 谷歌员工因公司参与美国防部AI项目集体出走

不满被谷歌解雇,“感恩节四杰”决定请联邦政府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