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履新河南,尹弘将带来哪些“上海经验”?

2019-12-05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热点新闻网

每经记者:余蕊均 每经编辑:杨欢

中部大省河南迎来重要人事调整。

据12月3日晚河南新闻联播消息,当天,省委书记王国生在省政府机关调研,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党组书记尹弘参加调研。

图片来源:河南新闻联播截图

此前,尹弘任上海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在目前的河南省委常委班子成员中,有半数为2018年以后由其他省份调入,除尹弘外,还包括省委书记王国生,常务副省长黄强,宣传部部长江凌,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以及政法委书记甘荣坤。

城市进化论制图

“中部崛起”承载的期待,不用多说。今年5月,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举行,会议指出,中部地区崛起势头正劲,中部地区发展大有可为。要紧扣高质量发展要求,乘势而上,扎实工作,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再上新台阶。

其后不久,河南迎来一项重要人事调整。

6月11日,郑州市领导干部会议宣布,徐立毅任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彼时,一位接近郑州市政府人士向城叔表示,“郑州好多年没从外地调来一把手了,还是先进地区来的,非常期待。”

如今,“从上海来”,亦让尹弘备受期待。不少网友表示,希望上海干部能为河南带来新理念,还有人说,“感受到了一股江浙沪的新气象”。

01

“又一个来自改革一线的干部”,履新消息一出,着实让不少河南网友激动了一把。

现年56岁的尹弘是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浙江湖州人,自1985年7月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上海(期间曾援藏三年)。而此番出任河南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党组书记,是其首次跨省任职。

官方资料显示,尹弘毕业于上海工业大学,曾担任上海大学等高校的团委书记。1994年,尹弘任上海市计委办副主任,1996年起,历任松江县副县长、长宁区委副书记、闸北区长等职,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2008年,出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

2012年5月,尹弘当选上海市委常委,并转任市委秘书长。2017年2月,尹弘接班升任上海市长的应勇,出任上海市委副书记一职,今年4月起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

除了在上海的工作履历之外,他还有一段援藏的经历:

2001年5月27日,上海第三批援藏干部赴藏。尹弘出任西藏日喀则地委副书记、上海第三批援藏干部联络组组长。2004年2月返回上海,任闸北区委副书记、代区长。

据媒体披露,从西藏返沪后的尹弘让熟人大吃一惊,过去脸庞白皙、头发乌黑的他,脸有些黑红,头发斑白,“看上去老了10岁”。

也有人评价,一头白发,让尹弘极具“辨识度”。

今年8月,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管理委员会揭牌。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尹弘出席(最右)。

梳理公开报道可以发现,上海各大重要场合总能见到尹弘的身影,“出席”二字背后,往往还有亲历、见证、推动等诸多意味。

不难想象,30余年时间,从基层到高层,尹弘积累了多少“上海经验”。早前,曾有多位河南政界、学界的朋友向城叔表达过一种期望——大河南过去求稳有余而闯劲不足,迫切需要引入先进地区的领导干部。这就可以理解,为何来自杭州的徐立毅、上海的尹弘,会吸引如此多关注。

02

这位新官究竟能为河南带来什么?尽管目前还未有更多的官方信息,我们不妨从其过往中,看得再“细”一点。

比如,尹弘此前还有一个身份——上海市委依法治市办主任。

据当地媒体报道,今年9月27日,上海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市委依法治市办主任尹弘来到市司法局,专题调研依法治市、仲裁和人民调解工作,提出要勇于探索,加快把上海打造成面向全球的亚太仲裁中心,要服务大局,推动形成以人民调解为基础的大调解工作格局等要求。

依法治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特别是在全员优化营商环境的大背景下,“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

去年8月,河南召开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大会,聚焦社会反映强烈的办事难、办事慢、办事繁问题,发动了一场刀刃向内的政府自身革命,同时印发了《河南省优化营商环境三年行动方案》等多份政策文件。

按照官方表述,如今,“省市县审批服务事项超90%网上可办;建成省级金融服务共享平台,用大数据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题,持续释放发展活力。”

尹弘的履新可能会让这场“政府自身革命”更加快、狠、准。

同时,作为(原)上海市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副组长,尹弘对“破藩篱”“啃硬骨头”也颇有心得。

一个例子是,今年3月举行的上海市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推进大会,明确提出要提高基础研究投入占比、大力培育壮大企业技术创新主体、探索开展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和长期使用权试点改革等,被外界视为上海“发信号”,要解创新之渴。

彼时,尹弘在会上的一番发言,代表了这座城市对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的态度——

要敢于向各类所有制开放,舍得对各类主体增加投入,加快形成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机制。

要切实提升成果转移转化效率,在整个创新链、转化链上全面发力,聚焦供给端、服务端、需求端薄弱环节,加大改革突破力度。

要进一步深化人才体制改革,优化人才培养与收入分配机制,推出一系列有含金量的改革措施……

这里还有一点需要着重说明。人口老龄化是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所谓机遇与挑战并存,前不久印发了《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而根据上海市统计局的数据,上海在2017年就已迈入“深度老龄化”。

按照联合国定义,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时,意味着进入老龄化社会;达到14%,为深度老龄化;超过20%,则进入超老龄化社会。

而2017年以来,“市委副书记、市老龄委主任尹弘”多次出现在公开报道中,在老龄工作方面应该也积累了许多经验,对于正在“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河南而言,将有很大帮助。

数据显示,2018年年底,河南全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1606万,占常住人口的16.7%;其中65岁以上老年人口1019万,占常住人口的10.61%;预计到2050年全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数将达到3200万,占常住人口比重33%。换言之,每3个人中就将有1位60岁以上的老年人。

“上海经验”将如何转化落地,成为切实有效的“河南方案”,我们拭目以待。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