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国际资讯

导演承认票数造假,101的选秀梦还撑得起来吗?

2019-11-08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热点新闻网

作者 | 珊迪

编辑 | 猫叔

“监狱的主人公就是你呀你,你呀你~”

韩国Mnet 2019年选秀节目《ProduceX101》的制作人安俊英,因涉嫌操控决赛直播投票、在娱乐场所多次接受选手经纪公司的招待等,于11月5日被警方拘捕,并且近日承认第三、四季票数造假。消息一出,追过101系节目的粉丝们喜大普奔,将第二季的主题曲《我呀我》(《나야나》)改了词,送给了安俊英。

7月19日,韩国“国民选秀”节目《ProduceX101》决赛直播,11位练习生站在了出道位,迎接这档声势浩荡的选秀节目带来的光明星途,但本来根据实时投票决定出道位的决赛夜,却出现了大逆转,网友普遍认为最有实力的选手惨遭淘汰,而某些不被看好的练习生却出乎意料地进入了出道组。

且在节目结束时,粉丝发现有五位选手的票差都是“29978票”,“前20名所有名次的票差,全是7494.5的倍数”,即总投票数的0.05%。

也就是从投票造假开始,节目制作人安俊英和《Produce 101》系列缔造的选秀神话,渐渐瓦解。

《Produce 101》:行业破坏者

2016年1月,Mnet推出一档新的选秀节目《Produce 101》,称观众为“国民制作人”,将练习生们的出道权完全交给观众,通过实时投票的方式,在来自不同经纪公司的101位练习生中选出11名,组成限定组合,开展活动。

这与韩国经纪公司传统的培养形式完全不同,通过节目速成的限定组合在运营上还未有能借鉴的成功案例,但第一年的试水就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2016年的《Produce 101》掀起了收视热潮,选出了要共同活动半年的限定女团I.O.I,那首主题歌《Pick me up》传遍韩国大街小巷,爱奇艺《偶像练习生》中的舞蹈导师周洁琼就出自I.O.I。

I.O.I

在“人人都在准备出道”但出道机会和走红机会极少的韩国,《Produce 101》的出现,让各大中小经纪公司红了眼,他们将社内很优秀、甚至是已经出了道但是还未见起色的练习生派去参赛,希望可以借着这波流量,在拥挤的市场打开新的突破口。

2017年的男版《Produce 101》更是让行业摩拳擦掌,最高收视率高达 6.4%,前十集的累计投票数超过一亿,并在由尼尔森韩国公司统计的话题性榜单数据中,成为首档同时占据榜单前十位的节目。

“男爱豆更赚钱”的行业共识在前,组合活动一年八个月在后,《Produce 101》被各个经纪公司和练习生们视为成功捷径。

第二季的WANNA ONE出道三天拿下7支广告代言的限定男团,开始收割市场红利。在这一年半的活动时间里,WANNA ONE发布5张专辑,总销量300多万张,共获得了101个奖项。

WANNA ONE

在同年11月进行的首次收入结算中,各成员的所属社就分得了1亿5千万韩元(约9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活动期内吸金800亿韩元(4.8亿元人民币),C位出道的姜丹尼尔的商业价值达业界顶级,在出道至今的84周里,蝉联idol chart榜单第一名。

而且这种火爆还在持续,2018年的《Produce 48》汇集了日韩各48名选手,选出了为期2年半的限定女团IZ*ONE,出道11天便拿到了音乐放送节目的第一名,虽然还未公开营收,但已经在日韩获得了高人气的IZ*ONE表现不会差。

IZ*ONE

因为前几季的优异反馈与试验,今年通过《Produce X101》出道的限定男团X1的活动时长被定为了5年。

无疑,101系的限定团体,成了韩国传统偶像行业的搅局者。

有韩国业内人士表示,韩国追星的群体已经饱和,但是以第二季的限定团WANNA ONE来说,因节目吸粉无数,WANNA ONE的横空出世,迅速分割了顶级男团的市场,也直接影响了其他上升期的二线男团。

“两蛋一碗”(EXO粉丝别名茶蛋、防弹少年团、WANNA ONE别名忘拿碗),成为了2017到2018年韩国男团的格局。

当《Produce X101》再次选拔男团的时候,经纪公司、节目组还有偶像市场,都在等着下一个WANNA ONE的诞生。

不仅如此,节目的版权还被卖至中国、泰国、日本,掀起一股101选秀热潮。

四载荣耀,一朝崩塌

7月19日《Produce X101》结束以后,粉丝们已经察觉到票数不对。7月20日晚,韩媒《世界日报》报道:“第一名C位出道的金曜汉与第二名的金宇硕之间相差29978票;第三名韩胜宇和第四名宋亨俊之间相差29978票;第六名孙东杓与第七名李翰洁相差29978票;第八名的南道贤又比李翰洁少29978票;第十名的姜敏熙与第十一名李镇赫之间同样相差29978票。”

数学家们表示,现场投票出现这种数列组合的可能性为0。

粉丝们迅速成立了“真相查明委员会”并起诉了《Produce X 101》节目组,警方于7月27日展开调查,对扣押物件进行调查时,警方在节目工作人员的手机中查到票数造假的录音。

这些录音,不仅仅提到了《Produce X 101》票数造假,还涉及到前几季的节目也存在票数问题。为此警方扩大了搜查范围,并进行二次搜查扣押。

据韩国MBC电视台《PD手册》报道,101节目组在决赛中存在诸多问题,比如,未统计实时票数,演唱主题曲更换C位练习生,剪掉质疑节目组的练习生,甚至内定出道人选,向经纪公司提前透露竞演歌曲。

图片来源微博@娱乐追踪令

不仅仅是《Produce X101》 ,同团队操刀的另一档选秀节目《偶像学校》也存在这种情况。据韩媒报道,曾参加《偶像学校》海选的练习生控诉,“表面上打着从3000人中选出录制节目的成员,但事实上从海选过去的人只有4个,其他出演的人都是制作组已经内定好的。”

11月5日,安俊英制作人、STARSHIP副社长等人因涉嫌操纵现场直播投票,接受拘留前的嫌疑人审问(实质审查),在此前,警方就已经掌握了安俊英等人造假节目票数并试图毁灭证据等行为,还在确认了“安俊英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江南一代娱乐场所接受了40多次的招待,每次数百万韩元,总招待金额1亿韩元”的事实。

11月6日,安俊英承认《Produce X101》票数造假。而且警方认为第一季到第三季的票数同样存在造假行为。

安俊英、STARSHIP副社长等人被抓,让《Produce X101》选秀中的造假、黑幕和潜规则,赤裸裸的暴露在大众面前。

因为节目票数造假,通过节目出道了的组合们也受到了影响。《Produce X101》选出的组合X1因一出道就随着节目一起接受票数造假的质疑,多家原定签约的广告商决定持观望态度;本打算在年末重组的I.O.I,十月末有媒体报道重组告吹,相关人员透露“公司内部认为回归会扩散无谓的争议”;昨日安俊英承认节目第三季、第四季票数造假后,IZ* ONE取消了新专辑Showcase,被韩媒认为是受到了投票造假事件的影响。

昨日,据韩国me2day报道,韩国某请愿人在青瓦台国民请愿官网上传了“请禁止造假团体X1和IZ*ONE出演无线电视台”的请愿文字贴。截止至韩国时间7日下午4时,该请愿帖人数已超过1100人。

四载荣耀,一朝崩塌。崩塌的不仅仅是安俊英、STARSHIP,也不仅仅是《Produce X101》这一个节目,还有大众对选秀节目公正性的信心。

被修改的排名or被偷窃的人生

“你要站在大家的视野里才算红,没有镜头就等于零。”有粉丝这样形容韩国的爱豆。

在每年几百支组合出道的韩国,杀出重围太难,在顶峰跌入低谷太容易。《Produce 101》第二季,出道5年的5人组合NU'EST中的4人(有一人因腿伤问题未参加)重新作为练习生站在这个舞台,2012年出道的NU'EST,凭借鲜明的团体风格在那一年收获了关注,但后来因为公司规划问题,将组合放置日本市场,从此被淹没于偌大的市场。

因为出过道又来与练习生竞争出道位,非议声从舞台测评时就没有断过,NU'EST队长金钟炫在舞台等级评定时的唱到“出过道的家伙出场,说是犯规……但对于我来说这是最后一次,即使是逆行的反方向,我也要走下去。”这一场,金钟炫得到了第一名,坐上了C位。

金钟炫

第三季《Produce 48》,迎来了全场出道最久的李佳恩,她曾是毕业制女团After School最后一批进入的成员,可在随组合发行完两张专辑以后,组合就停滞了发展。

算上出道的6年,李佳恩成了9年次的练习生,惊艳全场的业务能力也让她站在了主题曲Center的位置上,并在比赛中从未跌出过出道位(前11名)。

李佳恩

就是这样两位呼声极高,排名一直靠前的选手,在最终决赛日,都停留在了14名的位置上。

《Produce 48》决赛中除了李佳恩,NMB48 白间美瑠从8位掉到20位,拿过一次1位的AKB48 宫崎美穂从2位掉到15位,AKB48 竹内美宥从6位掉到17位,AKB48 下尾美羽从10位掉到18位无缘出道。

图片来源微博@漂亮虎咚咚

出道的和未出道,在之后的活动中差距越来越大,哪怕是之前在节目中不相上下。当IZ*ONE日韩两边进行活动的时候,那个在节目中哭着对着镜头向独自抚养自己长大的妈妈说着感谢,说着我们以后会过好日子的李佳恩,在节目结束之后没有再进行许多活动,于今年7月与所属社解约。

同样从未跌出出道位的《偶像学校》选手李海印,节目显示最后一周获得2000多的观众短信投票,但网上用短信投票截图自证的网友已经超过5000人。被淘汰的李海印赛后收到节目组背后的CJE&M递过来的出道合约,但这个约定从未被实现。

10月15日播出的《PD手册》中,还爆出一个惊人事实,“练习生们已经提前知道了顺位发表式的结果。”

这些喊着将练习生们出道权交付给屏幕前的“国民制作人”的节目,好像从未履行过合约,那句“为你喜欢的少年/少女投票吧”变成了空空的口号,节目确定出道位的行为也被粉丝们称为“人生偷窃”。

“拜托警方赶紧查证,我想看到真正的排名。”社交网络上不断有人在发声,可就算看到了真正的出道排名,那些被修改的,黑幕运作下断送的孩子们的梦想,永远都不会重新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