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不能让票子不值钱了”,央行行长传递重要信号

2019-12-04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热点新闻网

2019年第23期《求是》杂志刊发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文章《坚守币值稳定目标 实施稳健货币政策》,文章有不少醒目点,比如文章内容特别提到:

守护好老百姓手里的钱,保持币值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是货币政策的使命。不能让老百姓手中的票子变“毛”了,不值钱了。适当的货币条件可以促进财富增长,不适当的货币条件可能加剧财富分化和金融风险,甚至引发社会性问题。应当看到,保持正的利率,保持正常的、向上倾斜的收益率曲线,总体上有利于为经济主体提供正向激励,符合中国人储蓄有息的传统文化,有利于适度储蓄,有利于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怎么来解读上面这段话呢?

所谓币值稳定那就是货币的价值稳定,如果今天70块钱可以买到一斤牛肉,明天100元才到买到,这就不叫币值稳定。信用社会时代通用货币是纸币,本身是没有价值的,货币供应的多少,主要取决于经济增长、就业、通胀、国际收支、金融稳定等几个方面的因素。从长期来看,纸币购买力下降是必然性的,货币的价值稳定不是要货币的购买力一层不变,而是货币的贬值速度不能过快,要与社会财富增长相匹配

撇开社会动荡导致货币大幅动荡不谈,当今世界,每个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货币贬值速度过快的原因在于没有正确处理好财富增长与货币增长之间的关系。

“货币”,一个是“货”,另一个是“币”,两者应该是等价的关系,如果货大于币,就会导致通货紧缩,经济可能面临衰退;如果币大于货,那么就会引发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纸币购买力下降。 利率是资金的价格,一个经济体钱是贵了,还是便宜,可以用利率来衡量,下面美国最近几十年的利率走势图,可以发现长期利率走势图,也就是说美元长期是贬值的。

但是仔细一看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问题,美国利率最高点是20%左右,最低点是0%,难道美元只是缩水20%吗?显然不是!

2008年金融危机中,美国利率降到0%,最后降无可降,美联储随即开展了3轮大规模的量化宽松,资产负债表膨胀到4.5万亿美元,本质是就是撒钱。也就是说,虽然美国利率高低点相差只有20%,但量化宽松数十倍放大了货币贬值的效果,看起来美元还是美元,但100美元的购买力远不是那个数。

中国的货币供应也经历了一个超发到稳定的过程,广义货币M2是银行存款及现金总和,一般可以用来衡量社会上的货币量,过去的几十年,中国M2增速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最高的在2009年近30%,2017年5月份后降到个位数,过去的几十年,中国的M2增速一直是GDP增速的1.5倍以上,GDP我们可以理解为“货”,M2我们可以理解为“币”,币增幅过快于币增速就是超发。

从1996年到2016年,20年间,中国的GDP增长了936.19%,而同期M2却增长了1937.06%,20年间钱贬值了1000%,换句说2016年的11块钱只相当于1996年的11÷(1+1000%)=1元。 所以,就像央行行长易纲所说的,“守护好老百姓手里的钱,保持币值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是货币政策的使命。不能让老百姓手中的票子变“毛”了,不值钱了”。

怎么做到保持币值稳定,最重要的是一是控制货币供应量,二是限定利率下行的空间

从货币供应量上,目前的M2增速已经基本稳定,2017年5月以后,中国的M2增速基本是个数位增长,最新的数据是,2019年10月份M2增长8.4%,三季度GDP增长6%,CPI增长3.8%,GDP增速+CPI增速还大于M2增速,显然货币供应的闸门已经被拧紧。

从利率上看,目前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是1.5%,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是4.15%,5年期是4.80%,都有下行空间。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未来利率下行是必然的事,但如何降,降多少却是非常关键的事。最根本的事是避免财富分化和金融风险

今年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普遍进入降息周期,在全球四大经济体中,日本早就开始了量化宽松且实行负利率政策,2016年1月对新增的超额准备金实行-0.1%的负利率,成为亚洲第一个实行负利率的国家。2019年8月美联储启动了10年多来的首次降息,并于8月1日结束缩表计划。9月12日,欧洲央行宣布下调存款利率10个基点至-0.5%,同时,自11月1日开始重启资产购买计划(每月200亿欧元),意味着欧洲新一轮量化宽松(QE)来了!

中国央行今年也有多次降准,还在11月5日下调MLF利率5个基点到3.25%。和美欧日等经济体比较来看,美欧洲货币宽松的幅度要大于中国,日本、欧洲是负利率,美国今年则两次降息,每一次幅度是25个基点。

未来中国肯定会继续降息,但正如易纲说的,即使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向零利率方向趋近,(中国)我们也应坚持稳中求进、精准发力,不搞竞争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宽松政策,

我的看法是,未来几年,中国确实不大可能零利率或量化宽松政策,但长期则不好说,因为这是世界金融发展的规律,我们要做的是延缓这一进程,在世界经济可能处在长期下行调整期的环境下,要做好“中长跑”的准备,尽量长时间保持正常的货币政策。

如果你觉得文章很棒,对你有帮助,可以关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小白读财经(ID:xiaobaiducaijing),订阅更多的优质原创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