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内容创作者屡遭抄袭,短视频“侵权容易维权难”待解

2019-12-10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热点新闻网

近日,坐拥全网2000万粉丝的大V“蛋蛋解说”被网友曝出抄袭问题。缘因B站知名up主“邵艾伦”指责其视频内容创意抄袭了自己的作品,并通过图文对比进行了指证。

大部分网友支持原作者进行维权,认为“蛋蛋解说”这种行为无疑是创意剽窃,破坏了内容创作生态。而少部分支持者却认为,视频内容只是借鉴,不是抄袭。

“如果互联网平台,不让有才华,有实力的原创作者出头,总是让一些玩流量的霸占各种推荐位置,早晚会毁在这个上面,内容没有创新能力,多数搬运,复制,抄袭,打击原创作者积极性,就犹如一潭死水,无法流动。”一位微博签约自媒体作者对记者说道,短视频平台之所以雄霸天下,就是因为源源不断的内容创作者。

“短视频的版权保护一方面需要加强法律层面的修改完善,另一方面也要加强技术应用。”阿里大文娱法务总监李巍认为,尤其需要与当下新兴的AI技术、区块链等技术结合,提高维权效率,节约维权成本。

蛋蛋解说被指抄袭,否认称“视频创意无法界定”

日前,知名up主“邵艾伦”在B站发布视频称,大V“蛋蛋解说”抄袭了自己的原创作品,并通过图文对比进行了指证。记者比对发现,除英文部分外,其他内容,如文案、创意、视频节奏、背景题材等都存在相似情况。

“蛋蛋解说”在争议视频评论区回应网友称,自己就是抄袭,并扬言“我原封不动招标他的,快点举报我”。

目前,原视频在B站播放量超171万,弹幕1.5万,而争议视频在B站及微博上的播放总量已达到291万,评论及弹幕均达到1.5万。

此次事件引起了网上热议,众多网友支持原作者“邵艾伦”进行维权,认为“蛋蛋解说”这种行为无疑是赤裸裸的创意剽窃,破坏了内容创作生态。而少部分支持者却认为,视频内容只是题材借鉴,谈不上抄袭。

不过随后,“蛋蛋解说”在微博正式作出回应,否认抄袭行为。其在回应视频中表示,雷同处是剪辑效果,自己与“邵艾伦”文案素材不一样,并反驳“邵艾伦”指出的界面雷同问题,认为其创意早已出现,自己与对方都是一个题材重新制作的系列作品。

因遭到众多网友的人身攻击,“蛋蛋解说”隔天在微博发布道歉声明,但蹊跷的是,没过多久这则声明又被删除。

“坦率讲,真要拿到法庭上讲的话会比较难,正如‘邵艾伦’视频所言,创意和想法是不被著作权保护的,只有从视频片段的节奏、台词、画面、背乐等多方面考虑,涉嫌抄袭视频是否具有原创性。”一位从事法律相关工作的人士在“邵艾伦”维权视频后留言。

记者联系该人士,其进一步指出,此类案例在影视作品领域已有判例,但是短视频行业目前判例不多,较难进行维权。

短视频崛起,“二次创作”等侵权乱象频发

近几年,随着短视频的崛起,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迅速占领高地,行业正处于野蛮生长阶段。目前,短视频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流量增长最快的产品。相关资料显示,2019年是短视频内容产业全面布局的一年,用户规模已经突破6亿,市场规模达195亿元。

为争夺更多用户,各平台大量签约头部创作者与机构合作,以打造内容优势。但随之带来的侵权问题也日益凸显。大量原创作品被随意抄袭、转载、剪切的现象随之而来。不少内容创作者盗用他人视频、抄袭创意,以此来获取流量。

而未来短视频的制作将呈现出以内容创意优先的特点,在内容制作上注重在垂直领域的深耕,若内容创作生态频造破坏,原创作者无法维权,则会破坏内容市场的平衡。

不过,由于我国短视频相关法律并不完善,通常伴随着无法确定侵权界限、维权成本高等问题。

据人民网研究院统计,目前,围绕短视频制作方式主要有5种侵权形式:秒盗,即上传一两分钟后就被盗取;长拆短,把电影分拆成短视频;画中画,指将视频采用分屏形式放在另一部视频中;二次创作,即未经许可对影视经典等进行二次创作;微加工转发,即删除片头片尾,将LOGO打码等。

记者在微博、B站、抖音三家平台询问十数名内容创作者,对方均表示经历过抄袭与被抄袭的情况。“其实也没有办法,热度都是一阵一阵的,我们不跟着流行走就没有流量,火不起来。”一位B站不愿具名的鬼畜区up主对记者坦言。

据记者调查,B站鬼畜区存在大量的侵权事件,不少短视频的制作是基于他人在先作品的“二次制作”,包括将他人原创的文字、音乐、美术等作品作为素材添加进来,由此产生纠纷。

作为短视频头部平台的抖音亦为侵权重灾区,“都是你抄我,我抄你,约定俗成的,基本没人告。”一位拥有100万粉丝的抖音大V对记者说。

以今年横扫各大音乐排行榜的单曲“野狼disco”为例,一经推出,迅速在各视频平台出现,B站点击最高的相关视频播放量超770万,收录至每周必看榜单。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邓宏光教授对记者表示,此类内容因用户群体大、变现周期短而备受创作者追捧,但创意者制作视频时选取的背景音乐大多未经授权,因此构成侵权。

短视频侵权难界定,陷入“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魔咒

伴随着短视频市场红利出现的,是“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现象。业内人士表示,国内的版权人经常遭到侵犯,版权收益体系较欧美成熟的版权系统也有较大差距。

随着去年底备受关注的抖音诉火拍“北京互联网法院第一案”宣判,短视频正式被判定为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抖音维权负责人宋纯峰表示,本次代创作者维权,目的在于推动和探索一条适合短视频行业发展业态的版权保护道路。

对于从事短视频创作的团队来说,内容安全是无法避免的。一般来说,创作团队需注意以下几点:一、版权风险、二、持证运营、三、内容合规、四、规范经营。

对于短视频为何维权“难”的问题,B站法务高级经理陈陆敏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创作者存在巨大的困境,很难在海量内容中发现被侵权内容,此外由于侵权作品是全网转载,创作者找不到对应的维权渠道,漫长的投诉流程又影响后续创作。对创作者而言最大的影响是流量减损,如果盗版视频比正版视频更火,在流量为王的时代对创作者无异是釜底抽薪。

其次,发布平台面临难以破解的困境。平台维权成本过高,在人力匮乏的情况下只能采用机械化维权,导致反复盗版,出现维权疲惫。

最后,是所有人的困境——认证难。根据著作权法规定,短视频侵权认定最重要的是确定作品的独创性。

但是在阿里大文娱内容线法务总监李巍看来,短视频维权难就是因为其“定性难”,无法证明短视频作品具有智慧成果的独创性,这是一个远比长视频和录音录像制品复杂的问题。

“短视频的版权保护一方面需要加强法律层面的修改完善,另一方面也要加强技术应用。”李巍认为,尤其需要与当下新兴的AI技术、区块链等技术结合,提高维权效率,节约维权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