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疫情其间自驾勐海 钻进爱伲人部落发现 戴啥口罩?这里几乎与世隔绝!

2020-03-28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热点新闻网

文图/勒克儿

一场真正的西双版纳旅行到底应该去哪儿?

是2800多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是云雾缭绕的千年茶山和底蕴深厚的制茶文化!

当然,还有此间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风情以及虔诚的南传佛教文化。

云南普洱茶历史悠久,早在清代就曾名扬天下,并被选做作贡茶。西双版纳是普洱茶原产地,是云南茶马古道的起点区域,其茶马古道历史悠久,蕴含多彩的景观和丰厚的人文内涵,那青石板上叮当作响的马蹄印,密林中古朴虬劲的古茶树,草窠里深藏不漏的清代诰封碑……

今年春节期间,带着老妈旅行西双版纳因为疫情爆发被迫滞留。3月下旬,版纳疫情已被云南省确定为低风险区,趁着这大好春光和全国游客出游尚有疑虑之时,本着不聚集不扎堆旅行准则,进入雨林,穿越生态茶园,呼吸新鲜空气,体验大自然对人类的美好馈赠——带着老妈从景洪出发,自驾千年历史的茶马古道之茶乡勐海,再沿着著名的214国道(滇藏线—西景线起始段),向着勐海的勐混镇曼冈村进发,探访此地与布朗山毗邻的鹿塘山茶山。

出镇沿着214国道前行几公里后,分路行驶在蜿蜒曲折的村道上。这里的村道都是水泥路面,是当地政府扶贫攻坚战的战果之一,轿车同行毫无压力,只是道路略窄,会车略紧张。

上山刚几分钟,从没见过的一片“钢铁铠甲”世界迎着车窗扑面而来!驻车问过往村民打听方知,这是太阳电池矩阵!是云南省的太阳能发电……这里是勐混镇曼国村地界,海拔1300米左右。再进一步了解,方知这是西双版纳的能源投资项目,投资额高达9亿元之巨。这太阳电池矩阵处在一大片茶园“空”中,名字叫”光伏茶园“,据说是全国光伏农业发电项目首创。

据了解,光伏农业是一种新的土地综合利用方式,是传统农业与清洁能源紧密结合的产物,项目不改变土地属性,不但有利于生态环境的保护,缓解用地矛盾,还可产生清洁电力,扩大供电可再生能源比例,实现双向效益——这不啻为版纳乡村游的一大亮点!

我们的目的地曼冈村与曼国村接壤,坐落于海拔1600米左右的横断山余脉一片小洼地中,是一个典型哈尼族爱伲人山寨,由三个语言互不想通的爱伲人山寨部落组成,作为哈尼族的一个支系,西双版纳的爱伲人绝大部分都生活在勐海的热带雨林之中,自称阿卡人。

曼冈村毗连西双版纳著名的普洱产茶区布朗山和贺开,当地村民们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主要是鹿塘山茶叶、甘蔗和玉米。由于它是西双版纳州建档立卡的贫困行政村,如果没有政府最近新建的这条水泥乡道连接214国道再通往外界,村民们的生产和生活,调性上就是世外桃源,因而这里是一个非常原生态的村落,游人绝少涉足,在国内疫情高峰已过的当下,作为乡村游,是妥妥滴一个选项。

我们一群戴着口罩的不速之客走进这个村,那氛围是相当尴尬,因为村里的男女老幼没一个戴口罩。人家看我们的眼神怪怪的,于是,已经习惯出门戴口罩的我们,终于在这里第一次摘掉口罩,与村民们毫不防备地面对面……

村民每家的房屋基本二至三层,底层都是木头支架架空,堆放柴禾农县以及杂物,还有就是炒茶的锅灶;中间层是居家生活,包括卧室、厨房、卫生间、茶室、阳台等;最顶层是阳光房,专门晒茶杀青之用。每家的小院,都栽有树番茄,这是爱伲人佐餐特色调味品——蕃茄喃咪的主食材。村里的老人大都不太懂汉语,交流比较困难,年轻人普通话比较溜,各种网络社交APP也都会玩。

在村里溜了一圈,发现摩托车不少。细心看了一下,村里路边三三两两停放的摩托,钥匙都在车上,谁有急事,不用打招呼,可随便骑走,用了放回原处即可。

曼冈村的茶山,隐匿在横断山南段末端的群山环抱之中,当地村民称为鹿塘山,海拔1700米左右。徒步爬山得花近2小时,开车去,对车辆要求很苛刻——除了燃油摩托车,也只有越野或4驱SUV有能力到山顶。

鹿塘山的普洱茶树,肉测既非山下曼国村那种规模化种植的台地灌木,也不是高大葳蕤的古树,而是人工种植并经矮化处理的老树——村民说,这片茶山的茶树,树龄大部分在五六十年,少数八九十年乃至百年,有经验的茶商,从每棵树的树根形态就可大致判断其树龄,因而他们的茶叶,每年茶商来收茶时,价格都比山下的台地茶贵一倍多。

村民说,这个茶山的茶是不打农药的,杀虫全靠间或种植的樟脑树。为证明其所言不假,村民摘下茶叶直接入口嚼食。我尝了尝,清香中略苦,吞下后回甘,与昔日在南糯山古树上采摘的嫩叶味道基本一样。

据了解,尽管鹿塘山紧邻普洱名茶布朗山,但它被西双版纳古六大茶山和新八大茶山的光芒所遮盖,至今依然默默无闻,尽管其品质可媲美布朗山,但毛茶价格仅二三百元一公斤,成为茶商们心中“布朗山名茶”的最佳替身。

在此间劳作的当地村民说,今年略天旱,雨水少,都3月下旬了,出芽不多,因此今年茶叶产量肯定下降,价格估计比去年要略长一点。

喝普洱有行话说:“初级看厂,中级看山,高级看茶”。品饮普洱茶,讲究“山头主义”——喝茶要问茶饼“出身”,来自哪个“山头”……于是我们在曼冈村一个世代茶农的家里,花了半天时间,边喝他家的今年春茶、去年的红茶和白普洱茶,边听茶农讲普洱茶“茶经”,从攸乐、漫撒、蛮砖、莽枝、倚邦、革登古六大茶山到布朗、曼糯、勐海勐宋、南糯、帕沙、贺开、景洪勐宋、巴达等新八大茶山;然后生普、熟普、介于两者之间的滇红乃至白普洱;然后老树茶、灌木茶、小树茶、台地茶;然后形状毛、饼、园、坨、散;生产季节的春茶夏茶秋茶;然后一叶一芽、二叶一芽、三叶一芽;然后价格一饼10元到10几万……然后,木有然后了,因为普洱茶文化,实在博大精深——初涉猎者,听茶农讲起来简直像雨像雾又像风!

得承认,普洱茶,水很深。作为一枚常年喝四川盖碗茶的老茶客,不了解普洱但深谙四川绿茶。比如四川那个名气日如中天的某绿茶,它很多原材料并不在那个名山脚下,而在四川彝族地区的高山。而产于这高山的绿茶,价格与之相比简直天上地下。但是,个人觉得,彝族高山这并不知名的绿茶,却是我的绿茶口感最爱。因此,茶,价不在高低;味,不在求同。只要你喜欢,它就是好茶。

如果我对绿茶的这种感觉可以套在普洱上,那个人觉得,曼冈的鹿塘山,就是价廉物美的好普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