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 汇聚海量国内、国际热点新闻

水滴筹“中毒”:爱心在资本的火焰中蹦迪

2019-12-05已围观 来源:互联网编辑:热点新闻网

近日,水滴筹“陷落”,低调地登上热搜。截止发稿之际,“水滴筹”相关话题近20个,阅读量超过10亿。

继“欺诈筹款” 、“审核不严”后,被爆出“医院扫楼地推”,“为爱奔跑,为生命呐喊”的水滴筹再度陷入信任危机。

12月3日,在紧急暂停线下服务团队后,水滴筹再度发声,决定调整地推人员的绩效,以最终过审的合格通过率为依据,考核围绕筹款全过程,侧重项目真实合规和服务质量维度。

小财女联系水滴公司人士,暂未取得回应。

扫楼式地推,志愿者月入过万

11月30日,梨视频拍客爆出一段卧底“水滴筹”的视频,引发巨大关注。

拍客卧底发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他们常自称“志愿者”,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志愿者们进行地毯式扫楼,基本一下午扫大半个医院。挨病床问病人困不困难,需不需要筹款帮助。

来源:梨视频

志愿者们(销售)一单提成高达100元,月收入轻松上万。不过,这项工作实行末位淘汰,每个月最少得完成35单,发不完就会被淘汰。

小财女上次听到末位淘汰还是“火拼刺刀”的互联网企业,没想到“为爱奔跑”的公益筹款也这么疯狂,大概一切都是为了奔跑。

地推员们有一套固定模板,简单培训后即可上岗,“独孤四剑”一出,催生感人涕泪的人间悲剧求爱心,捐助纷纷来。

水滴筹官方声明中解释,为了帮助一些年龄偏大、互联网使用水平低的患者,才组建了线下服务团队。

小财女查询智联招聘发现,水滴公司在全国21个省市招聘“筹款顾问”,一般要求是学历不限,普遍底薪显示6k以上,大专学历则显示收入为7-14k,不少都是三四线城市与地区。

“水滴推”依然继续,医院成交易场所

12月1日,陕西省肿瘤医院,筹款顾问扎堆推销,有患者答应筹款后,中途叫停,表示“良心不安,不想留下骂”名,不过水滴筹推销服务仍在继续。

小财女联系陕西省肿瘤医院,一位总台人士称,周边有一些筹款地推,不过个人不太关注,对于医院办公场所或具体科室情况不太了解。

12月2日,拍客走访长春一家医院肿瘤科,多位患者表示仍有水滴筹地推人员来发名片讲解,线下业务仍在继续。

一位山东网友刘阳对小财女称,回老家医院探亲,依然可以发现病床上散布的水滴筹传单。

湖北武汉某医院外科护士刘娟抱怨称,“水滴筹的人员经常扎堆进入病房,围着患者介绍他们的业务,也不管患者的家庭经济情况是不是困难,就让你参加,到处都是宣传单。

不过,也有例外,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内分泌科医生刘敏对小财女称,“知道水滴筹的事情,但是医院地推的事情并不清楚,我们医院没有。

财经网此前曾报道,水滴筹的地推工作人员不分时段,不分科室的给每个住院患者推销水滴筹业务。对此,刘敏表示,地推现象,会破坏医院工作秩序,影响患者救治工作,这在我们医院是禁止的。

事实上,在爆出的暗访视频中,医院保安对水滴筹地推人员颇有不满,怒斥水滴筹地推人员:“这是病房,不是你做交易的地方。

另一方面,不分时段、不分病情之外,怀揣不分贫富、贵贱理想的水滴筹地推存在变相鼓励作伪骗取捐赠、套利的导向。

一位重庆医科大学毕业的临床医生(不愿具名)透露,一位病人住院后,未进行病检,家属催着开诊断证明,水滴筹发起了众筹目标50万。诊断结果出来后,病人当天就出院了。

善意被消费,有点狼来了的赶脚!

小财女听完,瑟瑟发抖,作为有水滴必捐二毛的我,很担心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有那个一毛吗?

如网友所说,善良经不起透支,各种疯狂地推、伪求助者、审核不严将会让网络众筹的信任坍塌,而真正需要帮助的人陷入绝望。

年内融资近15亿,股份质押风险高企

天眼查显示,北京水滴互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12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创始人沈鹏持股99%。

不过,北京水滴公司于11月28日,股权已经全部质押,此前2月21日,沈鹏控股的另一家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股权也全部质押。

水滴互助的运营主体是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企业简介中显示,水滴互助是首家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保障平台。

天眼查显示,2016年以来,水滴互助已经完成五轮融资,背后是腾讯投资、美团点评、真格基金、高榕资本、IDG资本、高榕资本等。今年以来,水滴互助完成腾讯投资领投的B轮融资、博裕资本领投的C轮融资,累计融资15亿。

然而,小财女查询发现,2019年以来,与融资对应的是,创新工场、真格基金、蓝驰等多家资本退出水滴筹股东名单,水滴互助股权频频出质,质权人都是北京健康之家,近期7月31日、8月5日的出质信息显示无效。

北京健康之家成立于2014年,实控人为盛东华,实缴注册资本仅为50万,当然屡次将注册资本变更至1亿的水滴互助,其实缴资本也仅为132.7万。

水滴筹的生意经

12月3日,“有百万房产也能发起筹款”上了热搜,时间视频记者佯称患者家属,有价值百万的房产,“神通广大”的筹款顾问依然可以搞定。

硬核的力量下,水滴筹一路狂奔。

10月21日,在互联网慈善论坛上,水滴筹创始人沈鹏称,截至2019年9月,水滴筹累计筹款235亿元,近 2.8 亿人参与水滴筹平台的救助,产生了超过7.5亿人次的捐赠行为。

但是,不断融资背后,“纵容地推”的水滴筹面临盈利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水滴公司从互助保障切入,拥有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三条核心业务线。

水滴互助开始之初曾三个月砸下1000万推广,但是收效甚微;而依靠水滴筹免费模式,蒙眼狂奔的拉人,水滴公司获取了海量的用户信息,获得了巨大的流量。

据水滴创始人沈鹏称,截止目前水滴公司独立付费用户数超2.5亿人,注册用户数超6亿人,这为水滴保险奠定了基础。

据21世纪财经报道,凭借这个路径,水滴公司旗下的水滴保险商城已经异军突起为保险行业的新秀,业绩增长极为迅猛。上线2年来,已经累计服务超过1200万客户,合作的保险公司数量超过60家,推出超过80款保险产品,单月新增签单保费规模超过7亿。

水滴筹官微在回答网友公司如何赚钱时也承认:水滴筹不盈利,但水滴公司有其他盈利业务。

有业内人士称,水滴筹的商业逻辑如同此前网约车、共享单车狂发补贴、甚至免费倒贴,目的都是导流拉新用户,短期“献爱心”背后都是谋求更大的市场野心,如同促销,与公益慈善不能完全等同。

小财女注意到,盈利模式的闭环打造中,保险和广告之外,水滴筹的带货购物已经启动,水滴集市上线。

不过,此次遭遇信任危机后,水滴公司需求的盈利目标已经迎来爱心与责任的拷问。